笔趣阁 > 诸天从大秦开始 > 第九章 富贵病,打赌
    凌尘暗自点头,不论燕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,他的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,面对他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能以礼相待,足见燕丹对人才的渴望。

    君之视臣如手足,则臣视君如腹心;君之视臣如犬马,则臣视君如国人;君之视臣如土芥,则臣视君如寇仇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可没有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那一说,士人也是要尊严的,若是被人侮辱,直接就掂刀子上了,到那时候,他可不管你是不是君王。

    燕丹面对陌生人都能够做到礼贤下士,也怪不得他能在燕国一众王子中脱颖而出了。

    甚至,因为荆轲刺秦一事,他在后世的名气,还要超过他老爹,虽然对他的评价没那么好。

    诸多心思在脑海中淌过,凌尘也没有和他客气,点了点头,和雪女并肩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凌先生,雪女姑娘,请坐吧,这是我从北疆胡地得来的名茶雪顶银梭,请二位品尝。”燕丹关上门,示意凌尘和雪女落座,而后亲自为二人泡茶。

    “公子太客气了。”凌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求于人,自然要尽心尽力。”燕丹却是微微一笑,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丹公子快人快语,不只有何事需要我帮忙的?”凌尘的目光一凝,旋即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燕丹直接进入正题了,那凌尘也没必要畏畏缩缩的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父王这几日突然犯病,茶饭不思,日渐消瘦,宫中的太医也看不出症状,丹心焦如焚,便命妃雪阁留意来往医师。

    昨日,得知先生乃医家传人之后,妃雪阁就传信于我,未免打扰先生休息,我便等了一夜,今日一早就赶了过来,急切之处,还望先生勿怪。”燕丹对着凌尘拱了拱手,面带歉意。

    “丹公子为父心忧,乃纯孝之人,我怎会怪罪,我且问公子,燕王的症状出现了几日,这几日的症状表现如何?”凌尘摆了摆手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症出现已有三日了,三日来,父王一口饭都没有吃,一看到饭菜就吐,且脾气大躁,随时都可能发怒。”燕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凌尘点了点头,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,眼中已然有些了然了。

    “此症我已知晓,燕王根本就没有得病,他只是单纯的吃不下饭罢了。”凌尘说道,从燕丹所说的症状来看,燕王得的,是后世十分常见的富
第九章 富贵病,打赌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