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与师兄去流浪 > 第十七章 桃之夭夭
    既是这样,我其实也并不是非要留难你,和人硬怼,拚个你死我活从来就不是我的偏爱。

    这第一名我要不要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你若聪明便好。

    虽则你心狠手辣,但既然上了擂台,生死由命,你连杀数人伤残多人,我也暂时不与你计较。

    况且,你反正也一样获得了探险资格,怎么说我与你也算是同门。

    甚至,一旦走出了西牛贺州,咱们还算是……“老乡”。

    在秘境那个陌生而又危机四伏的地方,少一个敌人就多一条路,多一个“老乡”就多了一副遮风挡雨的身板。

    我倒是可以......

    我且再试一试你的心意,你此时回头,犹未为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看似无意,实则很有深意地说道:“萧兄,我敬你是兄长,也知道你此时的顾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且先出招,免得你日后授人以柄,你可看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声清斥,一招剑法使了出来:桃之夭夭。

    《诗经?周南?桃夭》有云: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子之于归,宜其室家……

    子之于归,宜其室家啊。

    ---这个姑娘嫁过门,定使家庭和顺又美满。

    这连我都学过了,你是高门弟子,又出生皇族,师父一大堆,自应学业勤精,怎能不知?

    你必须知道啊。

    和顺之意呢……

    再说,“桃之夭夭”么,那便是“逃之夭夭”……你若还不能明白,那我可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这招剑法,在我西牛贺州,就算是三岁蒙童那也都知晓。

    这乃是一万多年前,我妖族之凤---江山秀老祖早年习剑未成时,“扯呼”的紧要关头最常用的一招剑法啊。

    赵小白一招“桃之夭夭”既出,剑尖变幻。

    幻出灿烂桃花千朵万朵骤然盛开,却又迅速凋零似的,变成桃花瓣。

    桃花瓣飘呀飘的,在空中纷散飞扬,极其让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这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,后面的意思,乃是要趁机开溜。

    他这一招使出,观众席里顿时一大片人感到了惊悚:你丫的,要跑?

    高台之上,李若水却微微皱眉:这小子!拖泥带水的,剑招之中包藏夹带,心里的小九九不少啊。

    看他流露出来的这意思,这一战,他是不打算打下去了?

    嘿嘿。

    且不说人家心思狠毒,那可不一定领情,你给人三分颜色,别人说不定就要拿来开染房。

    你不愿意争一时之气,可我眼巴巴的,还等着想彻底翻看一下你的底牌呢,难道,你竟是不肯如了我的愿么!

   &
第十七章 桃之夭夭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