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与师兄去流浪 > 第四十七章 草原旧事
    阳光洒下山冈,丛林默默,树叶哗哗,流水淙淙,绿枝儿上时有小鸟停留。

    少年和姑娘在阳光下喁喁细语,仿佛在诉说千年的相思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少年缓缓沉默,姑娘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才五岁的时候,就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也许还要更早。我说的是大概,我不过是,现在已经只能回忆起五岁左右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七月天的下冰雹?你不会是在骗我吧!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怪事?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事情可就是这样,我不同样也觉得奇怪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下冰雹,也不至于就将你砸昏啊,你小身板儿有这么不经砸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昏了好不,我后来还专门问过小伙伴,他叫乌木儿,我很早就认识他的,他是我儿时的……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左手上的小血印,不是你娘生你的时候留下的胎记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在那之前我手上可啥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这小血印原来有三个,昨天莫明其妙跑了一个到我身上?”

    男孩嘻嘻一笑,伸出左手,说道:“你自己看吧,我这手上可只剩下两个了,原来一直是三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被你师父带上北山的时候,就有了那人的剑意,你师门高人也不算少,怎么会没瞧出来?”

    “没有剑意,因为他…一直没有将心法传授给我,只有剑法。所以,我只有在那个王八蛋自己露面的时候,才能……嘿嘿,一剑断山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仙力的传承,那是上山后才有的事情,而且,如果我隐藏起来,没人能看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女孩眼睛一眯,道:“那是当然!那人是何等逆天的存在,他的法子,今人哪能比拟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现在身上的传承,只要我不愿意,那也是没人能够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男孩点头,这一点,他信。

    女孩却又迷惘,问道:“可你不过平常一小妖,四大祖师的灵魂要复活,凭什么偏偏选了你作载体?”

    小妖顿时变脸,吃惊地问道:“载……载体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女孩的脸色似乎也变了变,略微偏了下头,又转过来说道:“怎么,人族与妖族的语言总会有些差别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男孩听了,有些半信半疑,却顾左右而言他,问了女孩一个奇怪的问题:

  &
第四十七章 草原旧事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