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与师兄去流浪 > 第八十三章 三劫连环
    赵小白暗暗警醒,立即全心沉浸在棋局中,不断地“长”、“大跳”寻机逃跑,“并”、“虎”、“冲”力求联络。

    同时也注意破对方的眼位,弄坏他的“形状”,带他下出“愚形”,还时不时分断黑棋,不让他轻易“做活”,且战且走。

    他心里明白,这盘棋自己是输不起的,且不说若是输了,神霄殿那伙人会不会食言而肥,出尔反尔,把送出来的东西又通统要回去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们不要回去,自己收了他们那么多好东西,又怎能潦草塞责,敷衍了事?

    …两人闷头苦战,下着下着,不知不觉就下了近两百手,黑白棋子都被分成了好几块,首尾不能相顾。千辛万苦培育出来的眼位又多半被对方捅掉,全盘几乎还不见一块活棋,到处硝烟弥漫,杀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望着棋局上的一因乱麻,赵小白有些后悔,终究是血气方刚,定力不足,人家一吆喝就拧上了。现在这局面,再去抢角占边已经意义不大,完全就是一个大对杀之局。

    赵小白之所以选围棋,那也是经过了慎重考虑,准备扮猪吃老虎的。

    想当年,才7岁就被师父带上了山,你总不能强求一个这么小的孩子,日日年年的,除了读书修炼之外,就再也没有一丁点其他小爱好吧?

    于是,在读书练剑、打坐观想、鬼哭狼嚎……之余,为了打发许多的寂寞时光,北山上所有藏经阁里的棋谱,几乎都被他记得乱熟,一个人反反复复摆了不知道多少遍。

    再说,在前世,作为一名“985”的大学生,他在大二的时候,就已是名震校园的围棋高手。

    再想了想无尘这个小和尚,免不得要日日念经,磕头上香,在佛前假装虔诚;又要修炼,冬练三九,夏练晨昏;说不定还要膀子上吊俩大木桶,一天天的被老和尚棍子赶着山下去提水。

    嗯,世间都说,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他难免还要天天撞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肯定还得学习文化,不然,佛门那么些经典、功法、图谱,是如此地晦涩难懂,他若是大字不识一箩筐,怎么能炼出个真传弟子的身份来?

    这么多破事,哪一件都够他喝一壶的!他哪会有自己这么多精力打谱学
第八十三章 三劫连环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