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可思议的山海 > 引
    河山高川,一缕晚霞西送。

    丘陵大荒,千里渺无人烟。

    几个全副武装,背着绿色小军包,头顶绿色遮阳帽,身上带着水壶三脚架的人,在这片丘陵大荒间行走,看起来似乎漫无目的,时不时蹲下,敲打下周围的石头。

    你以为地质工作者是开越野车的吗?

    更多时候,还是靠自己的双腿走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远方的山脉连绵成片,云朵聚散无形,地上的草团一块一块,分散开来,就像是排好阵列的士兵,等待着地质工作者们的检验。

    “黄帝孙颛顼玄陆,陆终之子会人.....云姓源出有四,大部分出自妘姓,其一,为黄帝的子孙颛顼的后代,以祖号为氏....”

    “云姓之祖,又一曰祝融氏,又一曰缙云氏,而祝融缙云,一脉同宗,皆为炎帝苗裔也,帝喾时期,祝融之后受封于郓罗地,得妘姓,但缙云氏乃是黄帝时期夏官,妘姓起始,其实也或为缙云.....”

    “上古时期,部族混杂,祝融缙云倒也是表亲关系,姓氏这种东西,更改频繁,但改来改去,还是云妘,所以你也可以姓姜.....”

    云旭掏了掏耳朵,用一种咸鱼般的鄙视目光看向后面滔滔不绝的那个同事。

     “你是闲的无聊发慌,在这里帮我找祖宗了?”

    那同事嘿嘿一笑:“闲着也是闲着,反正目的地还有一段路,吹吹牛就不觉得累了。”

    云旭这一行人是地质勘探小队,里面甚至混杂了一个考古学家,说是来给建设兵团打前站,但这片地方也过于荒凉了点。

    “青海这片地方,荒的区域那是真荒,走这么远连只兔子都看不到!”

    那同事说着说着开始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他脚边就跑过了一只兔子。

    打脸来的太快,而在这枯燥无味的行走之中,能有点生活调剂实在是不容易,眼看天色已晚,他们不再前进,在这片荒原上找了个背风的地方,然后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“远看像个要饭的,近看像个拣炭的,一问才知是搞勘探的!”

    那同事嘟囔着,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云旭躺在单人帐篷里,外面的夜幕已经降临,西边的天空,太阳落下的时间比起东方要延迟一些,七点多往往太阳还在西山不肯下去,留恋徘徊,而同样的时间,在东方的沿海地区,月亮早已打卡上班了。

    荒芜的地方
引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