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可思议的山海 > 第七章 我是当康,我为秧歌代言
    妘载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,或者说真是老巫预言带来的好运气?

    这岭南边上还真的是风水宝地不成?

    芋头古称为“云芋”或者“莒”,最早的记载在《海外南经》以及《诗经》之中,齐人把芋头称呼为莒,而他们的五都之一也叫做莒邑。

    这确确实实是本土物种而非外来之物,云芋的称呼则是见于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之中:“岷山之下,野有蹲鸱,至死不饥,注云芋也。盖芋魁之状若鸱之蹲坐故也。”讲的是卓王孙在秦始皇一统天下后,被迫迁蜀地,而卓王孙自请去岷山,正是因为那个地方有芋头在,有了芋头,人民不会惧怕灾害了,生活有依靠,才能进一步的繁衍发展。

    芋头堪称是上古时代的红薯了,有了芋头,便能解决吃饭的问题,在没有红薯的时候,芋头无疑是最好的替代品!

    妘载手里拿着的这个显然烧了不少时间,闻着气味好像已经熟了!

    芋头这玩意,要是半生不熟,摸着会手麻,吃起来会嘴麻,这是因为里面有草酸钙针晶,如果不完全熟透,吃的话会有小毒素积累。

    妘载觉得,还是再烤一下为好。

    妘榆愣愣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小球,而接下来,他看到自家的巫把那小球的皮给剥开,紧跟着,巫的手中出现了高温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重新炙烤之后,露出来的“香气”让他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乖乖,这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最早的野芋头惧怕干旱,所以不会在北方生长,南方才有野生的芋头,而在这个时代,南方的部落基本上都属于未开化的,即使是拥有神力的山海时代,南方的发展与进程,包括神的力量都远远不如北方强大。

    “呜嗯!”

    妘载尝了一口,味道其实还可以.......烂透了。

    “咩——”

    羔子表示它也要吃,这本来就是它的,那眼中的鄙视之情更多了,就像是一个藏宝贝的小家伙被家长找到了藏起来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妘载没有理它,巫的记忆告诉妘载,巫的血脉拥有神的力量,所以基本上不会惧怕寻常的小病,当然神农氏吃了断肠草而死的传说存在于每一个巫的记忆中,但到底是不是真的....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咩.....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即使是部族中的身体羸弱者也胜过后世的壮汉十倍,而上古先民常常生吃凶兽,不过他们的鼎盛期过去之后,因为寻常的部族人并没有神人的血脉,故而再强大的身体素质也顶不住大病小病的一起袭击。

    一句老话,人变异,变得更强壮,难道疾病就不会变得更强?

    万物自然皆有道生,一饮一啄自有天定。

    “咩!咩!”

    这终究是一个神已经逐渐消失的时代,但还没有到所谓的末法。

    从颛顼到高辛,再到陶唐,三代圣主,接近两百年的时间里,山海的先民们也是初步适应了这个群神消退的时代。

    只有巫们还保留着神的力量,而属于某一山系、神系的巫,也就是那些神的子嗣之巫,他们倒是可以用出“以舞降神”的巫术,短暂的重现上古天神的威严。

    妘载感觉身边有什么东西,一转头,看到妘榆眼巴巴的看着他,口水都要流到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想吃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妘载张口,直接把那个芋头啃掉了。

 &
第七章 我是当康,我为秧歌代言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