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可思议的山海 > 第八章 上面钦定你是我们的神兽
    “盐巴?部族里也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妘榆用毛皮裹着一堆芋头,手里还拿着一个烤烂的,吧唧吧唧的啃着,后面羔子终于如愿以偿的吃到了一个烤烂的芋头。

    妘榆牵着它,在听到妘载问自己盐巴还有多少的时候,妘榆算了一下,给出了一个让妘载不出所料的数字。

    流浪的日子不好过啊,吃的用的都没有多少了,得省着点用,这下想要弄点腌肉,保存一下那些捕猎来的动物肉块,倒是也不太方便了。

    哪里有盐矿呢?

    如果妘载对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,洵山,匡山,这一片周围应该是有岩盐的,虽然不临海,但是如果能找到岩盐的话,无疑又解决了一个关乎部族生计的难题。

    真到了必须选择一个的紧要关头,那是宁可缺糖,也不能缺盐的。

    糖供给能量,盐则是维持生命。

    “哼唧!”

    当康摇晃着脑袋,被妘载抱着,此时听到妘载的喃喃自语,它忽然扭起肥胖的身子,似乎想要做些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妘载眼睛一亮,把它放下,而后让妘榆拿一点盐粉过来。

    妘榆偷摸着脑袋,装傻充愣,妘载瞪了他一下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刮了盐巴。”

    妘榆差点噎着,瞪着眼睛,妘载靠近他,贴着他耳朵道:“老巫以前告诉我的,历代火正哪个不偷藏盐巴。”

    被揭短之后,妘榆顿时垂头丧气,忙不迭的从腰上取下一个小皮囊,里面又放了一些叶子当垫子,里三层外三层,保护的极好,而一些粗劣的岩盐粉末与岩盐颗粒就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当康舔了一口盐粉,随后扭过头,向着西南方向拱了拱。

    “西南有岩盐!”

    妘载眼睛一亮,但很快想起来,再向西南方向走,很快就要走出洵山,匡山一系的范围了。

    当康表示距离这里比较远,哼唧哼唧的,猪蹄子跳了半天的舞才让妘载大概明白了它的意思。

    妘榆又磕了一口芋头,嘟囔着且有些惊奇道:“诶,这小猪还挺好使...”

    当康昂首:“哼唧(是的)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猪蹄子不能叉腰,非得叉一会,可把本猪流批坏了。

    妘载摸了摸小猪的脑袋,当康觉得很是受用,哼哼唧唧的叫唤起来
第八章 上面钦定你是我们的神兽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