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不可思议的山海 > 第十章 火与血与腐烂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妘舒的脸色惨白,他身边的战士们也是士气低沉,来时有三十五人,现在只剩下二十人了。

    赤方五断了一只手,他昏迷着,高烧不退,妘舒有些手足无措,边上的战士们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,毕竟出来打猎,既然准备要钓大家伙,那么也要做好被反杀的准备。

    老一辈的强者都死干净了,新生代的战力不足,也没开图腾,遇到大泽中的异兽被打个半死也是正常情况,但是战士们越是不怪罪妘舒,妘舒就越是愧疚,乃至于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他担任水正的时间并不长,而且一心想要做出点成绩来,结果今日却捅了这么大的篓子,前两天,巫还在说人手不能缺失,而到了自己手上,带了三十五人,不过半天时间,就有十五个战士成了那只大龟的口中亡魂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死亡都是因为自己。

    战死对于部族来说并不值得悲伤,因为先祖的意志成为神灵永远与众人同在,但是这十五人不是死于正面搏杀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死于妘舒的大意与冒失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从火堆升起的地方离开,赤方五依旧昏迷着,战士们没有注意妘舒,他们太累了,而妘舒走入密林中,后面的火光只剩下一个小点。

    他坐在泥土中,依靠在一块石头上,有些仓惶无助,然后把头埋在双臂里,疲惫席卷上来,妘舒低着头,从低声的,压抑的哭泣变为没有声息的沉眠。

    他终究只是一个孩子,稚气未脱,以至于闯下这等大祸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躁动起来,战士们发现妘舒没有回来,于是开始寻找他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妘舒的眼前出现了光亮与温暖。

    他迷迷糊糊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狗子摇着尾巴,大大的眼睛和他深情对视。

    妘载站在他面前,妘榆、妘缶、赤方羊等人都在边上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睡觉,会着凉的。”

    妘载的肩头趴着小猪,手中的光芒散发着肉眼可见的赤色温度,妘舒的脸孔被光芒照耀,半张脸还留存在黑暗中,显得有些迷乱与恐
第十章 火与血与腐烂(第1/3页)